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复花明

又一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水复花明,男,1969年出生。本名张洪军,山东青岛人,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,现供职于青岛某机关,兼职《青海湖》下半月刊杂志编辑。目前为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胶州市作协理事。在网络上为新浪、人民网博客圈【中国作家联盟】圈主,新浪草根名博首页【草根大讲坛】专栏编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本能》第二十三章 不解风情放鸭飞 彷徨失望雪加霜  

2006-09-07 21:25:14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从艾思与校花班主任的爱情看来,爱情并无绝对的界限,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,就能碰撞出爱的火花,不管两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和状况。
 
   不过,这已经成为不占主流的事实,现在的年轻人结婚的必备条件,应当是开出了不少,女孩子要求男孩子必须有房子、车子和票子,而男孩子则要求女孩子必须要温柔、贤惠和经济宽余,没有太多的负担,年轻人的择偶观逐渐趋向现实。
 
   人生则没有多余的想法,因为人生有自知之明,自己的模样一般,又没有什么经济基础,从来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 
   其实,在应届高中毕业前夕,人生初中级部好事者,组织的所有考上高中和中专的同学,一起合影留念,因为,在初中毕业的时候,没有留下什么纪念,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人生他们在小镇上合影留念后,高兰由于没有回家的交通工具,只能坐公共汽车回家,在当时还不富裕的前提下,能省一分是一分,其他的没有交通工具的同学,都被其他同学用单车载着,高兰的回家方式还没有着落。当时,高兰希望人生能送她回家,可是人生是一个榆木脑袋,根本不领会其中的奥妙,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,最后还是其他的同学送她回家了。
 
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高兰对人生还是有那么点意思,可是,人生不解风情,硬是把快煮熟鸭子又放飞了,人生是挺喜欢高兰的。
 
   人生刚复读的日子,的确是下决心要在来年的高考中,一举成名。可是,人生的所学理科与人生的兴趣爱好相差甚远,虽然在开始的日子,人生曾经获得前三名的好成绩,但是随后的日子,复习班的地址来回搬动,居无定所,人生厌烦了这种生活,好象在苟且偷生,人生的复习热情,一落千丈,成绩逐渐的下滑,到了来年的高考中,人生又一次落榜。
 
   这一次,人生真的好象万念俱毁,考不上学了,还能干什么呢,人生在家中苦思冥想,不能就这么沉沦吧,这不是人生的性格,可是,又能怎样呢?
 
   在家受折磨的这些日子,听桂花说,人生小学的一个老师,这个老师已经结婚,并连着生了两个女孩,但因爱上了一个女同事,并和她偷着生了一个小男孩,竟然在同事的要挟下,亲自将自己的结发妻子骗出去,在荒郊野外将其妻子残忍的杀害。这个故事,曾经引发这个小山村的强烈震动,人生也感到茫然,人啊,这是怎么了?
 
   人生经桂花这么一说,更加对人的一生的意义产生了怀疑,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?就是为了自己的私欲,而不顾伦理道德?一个人的幸福,难道就是建立在别人的死亡或痛苦之上吗?无论人生做的再不好,也决不会踏着同胞的血迹往上爬,也不会以此来寻求自己所谓的幸福。
 
   人生已经产生了弃学的念头,心想,天下之大,何处不风流。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吗?无奈,还是经不起父母的一再劝说,只能再到第三个高三,忍受一年的屈辱了。人生不愿违背父母的意愿,即使自己连一点胜算都没有,人生只能重新在去上高三。不过,这一次,人生说啥都不愿回到原先的学校了,人生的自尊心,已经不能忍受同学和以前老师那异样的目光了。
 
   人生的爹,求亲告友,终于给人生办妥了在城里最好的高中上学的手续,满足了人生转学的愿望。其实,人生在上高二的时候,就已经产生了强烈转学并改学文科的念头,那个时候,刚开始接触复杂的知识,兴许人生换个环境,能够有所起色,但现在已经木已成舟,再去复习,也已经只是了却人生未了的心愿了,这个梦想在此同样不能成真,白白浪费了宝贵的青春年华和家里原本就不宽拓的金钱。
 
   虽然不能如愿以偿,人生在最后一次高三的元旦晚会上,决定与自己的懦弱和胆怯挑战,当时,流行疯狂的迪斯科舞曲,人生对于快节奏的舞曲情有独衷,也许是青春期的骚动造成的吧,就想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,这个晚会上,人生大胆的跳了一首疯狂的迪斯科,搏得了全班同学热烈的掌声,有不少女孩子曾把人生当成心中的偶像。
 
   人生最后的冲刺中,已经无法静心复习了,于是偶尔去县城的剧院欣赏那并不入流的歌舞,舞台上,那些风骚的演员们,极尽挑逗之能事,有的甚至只穿了一件透明的上衣,里面连乳罩都不戴,人生看的如醉如痴...
 
   人生最后一个高三奋斗的结果可想而知,照旧是成绩不佳。事不过三,这次,人生说什么有不想复习了,只求能上一个学校去学习一门技术,足矣。
 
   还是人生的爹,把自己平生的交往都数算了一个遍,终于可以去一个专科学校去上学了,不过要付出3000元的代价。那个时候,3000元相当于现在的5万元左右,可想而知,当时对于一个贫困的家庭是多么的艰难。
 
   人生的父母是好样的,他们深知没有文化的苦头,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凑齐这三千元。人生想,这一辈子,这是最后一次让父母为自己付出了,人生下定了决心,就是死也不能让父母再为自己操心费力了,可事实如何呢...
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