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复花明

又一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水复花明,男,1969年出生。本名张洪军,山东青岛人,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,现供职于青岛某机关,兼职《青海湖》下半月刊杂志编辑。目前为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胶州市作协理事。在网络上为新浪、人民网博客圈【中国作家联盟】圈主,新浪草根名博首页【草根大讲坛】专栏编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长篇小说连载《本能》(第78章)  

2006-11-20 02:16:39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长篇小说连载《本能》(第78章) - 水复花明 - 水复花明

 
    人生在家呆了几天后,感到百无聊赖,无所事事。便又想起了小姨来了,他和娘说要去小姨家玩。小姨夫是个拨弄农业机械的,家里有好几台脱粒机。他很有能力,在当时脱粒机都是固定在麦场脱粒的情况下,经过他精心改装,将其附带在拖拉机的后腚上,实行一体化控制,脱粒完毕后,可以直接开走就行了,不需要另外再搬运脱粒机。
 
   到了小姨家后,正好又赶上了麦收,小姨夫见人生也没有多少事情,便抓着了个当差的,让人生帮他开一辆带脱粒机的拖拉机,一起外出脱粒挣钱。实际上在此之前,人生还是13岁左右的时候,就已经跟着小姨夫学会了开拖拉机,那时是学八个马力的独眼龙拖拉机,人生天资聪颖,一学就会了,很快就可以上路了。在农村有几个拖拉机手是有证的?很少,人生就是无证开拖拉机。
 
   开始是在小姨的本村脱粒的,又是和小姨夫一起脱粒,所以没有遇到什么麻烦。后来,本村的基本完成了,就要远走,到那些割麦子晚的地区干活。
 
   一天,人生和小姨夫一起开着拖拉机来到附近的村庄,要用脱粒机的人可真多,几乎是排成队等候,麦场里成堆的麦子,就象小山似的。那个时候,人们将麦子收割完毕后,都要另外进行脱粒的,不象现在可以用联合收割机,一切都不用操心,到收割完成后,就可以装袋了。只有脱粒好了,才算是收获了,否则,让雨淋了,要发芽的。等待脱粒的人群简直是要打架,他说他挨号早,你说你排队早,简直是争的不可开交。
 
   有一次,人生单独在一个村里干活,就在人生刚给一家脱粒完毕,准备挪地方的时候,有一个混头青年硬是将脱粒机与拖拉机之间的传送带给扒去了,要人生随着他到他家的场院去脱粒。在外村,人生地不熟,也不敢惹人家,尤其是人生胆小,更不敢吭声。无奈,他只好随着那混头小子来到他家的场院。当然,这种事情不是多见,一般民风还是淳朴的,不是如此霸道。
 
   到了繁忙的麦收季节,每家每户都忙的不可开交,但象人生这样外出脱粒的,就更不用休息了。那个时候毕竟是农业机械少,不象现在这么多。人生在外面干活,基本上是不休息的,有时连干好几天,所唯一的休息,就是在将脱粒机调整好后,所在的农户自己往里送麦子进行脱粒,人生就只好找个麦秸垛,斜靠在上面,打个盹,这就是最好的享受了。这个时候也不用嫌床软床硬了,人的满意度的确是幸福的标准,渴极了,要是能有口水喝,真是幸福了,饿极了,不管什么,要是能填饱肚子,就感到幸福了,累了一天,回到床上休息,睡的格外香,只有无所事事又能吃包喝足的人,才感到非常的不幸福,不如意。
 
   有时候在小寐的时候,还要被业户叫醒,因为业户为了尽快脱粒,减少脱粒时间,往往都是没命的往脱粒机里塞麦子,这种情况下,脱粒机经常都被憋死,人生还要起来重新启动机子。
 
   有一次,人生似睡不醒的被叫起来去启动机子,由于心不在焉,在用摇把子摇拖拉机的时候,不小心被启动机的反弹力将摇把子反弹出去,打在人生的下颌上,给人生留下了永远的记忆,虽然好了后疤不是很明显,但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,当时把人生给惊的,简直是魂魄出窍。毕竟是太困乏了,几天不睡觉后,人生都无法计算一个简单的数字,比如从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,一共用了多长时间脱粒,需要收多少钱,人生都要计算半天,好象是在算一个复杂的应用题,这种情况往往在平常一口就能说出来的。
 
   好在要求脱粒的很多,他们多数都对人生很好,比如到了该吃饭的时间,有的农户就主动给人生回家做好吃的,让人生在脱粒的间隙吃饱饭,有的农户就干脆到街上给人生买个烧鸡什么的,人生也很感动,这不是人生要求的,虽然他们也有求于人生,让人生给他们尽快脱粒。
 
   这也是一种贿赂吧,虽然是一种小事情,也可以看出来社会上,为了获得某种利益,对另一方给予好处,虽然过后看来这是一种拉拢和小恩小惠,但当时都认为是一种荣幸和自豪,因为人家能够想着你,能给你送这送那。但他给你送东西,不是白送的,人生要优先给提供好吃的人家脱粒,并且在收费的时候进行适当的照顾,起码要少要一点钱,算是饭钱吧。一般饭是不值钱的,但人生每送给对方五分钟的好处,就要少收近2元钱,往往是不划算的,但也很乐意。这就是被贿赂者的上瘾心理吧,就象是吃大烟似的,越来越麻醉自己,却很愿意。
 
   附近村庄总起来还好说,到了下半夜的时候,没有脱粒的了,就可以开着车回到家休息两三个小时,但到了比较远的外地,就不那么好受了。
 
   有一天,人生和小姨夫开着车,经过长途跋涉,来到了割麦子较晚的某村庄,同样经历着你争我夺的脱粒场面,但这个村庄的青年好象霸道的多,说话很横。有一次,由于没有满足一个小青年的非分要求,他并没有扒脱粒机的皮带,而是将人生戴的太阳帽拽下来,扔了出去好远。人生眼巴巴的看着那个小青年耍横,心里气的要命,可人生是自己一个人在脱粒,小姨夫在另外一个场院,所以不敢有任何表示。出门在外,上了人家的地头,让人家揍一顿不说,还要耽误干活。所以,人生忍气吞声,嘴巴动了动,还是不敢吱声。到了晚上没有脱粒的时候,人生和小姨夫就被迫睡在草垛边,找个避风的地方象讨饭的那样,合衣卷缩在草丛里。麦收季节,夜晚还是很凉的。是的,人没有受不了的罪,关键你是在什么时候,什么条件下说,所以人该知足。
 
   人生开着拖拉机作业不是没有危险的,小姨夫的拖拉机都是用了好多年的旧机子,有时候刹车都不灵。人生就接连遇到两次较大的危险,好在没有让人生出大问题。一次是开着拖拉机以较快的速度行驶在大道上,没有想到从乡间小路的丁子路口处,一个老头赶着一辆马车冲了出来,人生迅速踩刹车,可刹车失灵,这怎么办,眼看就要撞到马车了,人生一个急转弯,绕着马车头部过去了,就差一点点,人生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。还有一次,人生开着拖拉机上一个大坡,在快要上到坡顶的时候,人生想要换个档位,好加速前进,可这个时候出事了,也是刹车失灵!换到空挡后,又挂不上另外一个档位,想刹车也刹不住,眼看整个车身在往坡下倒,人人生可慌了神,怎么办呢,人生的大脑高速运转着,情急之下忽然又挂上了前进的档位,还算好,又一场有惊无险的事件总算过去了......
 
   麦收很快就过去了,在农忙季节中,惟独这个季节最忙人,最短暂。除抓紧时间收割外,还要赶紧将秋庄稼种上,耽误一天庄稼的长势就两个样。
 
   生活中,毕竟不是一帆风顺的,在这个地方不顺,在另一个地方有可能更不顺。不要寄希望老天会大发慈悲,让你事事顺心,这是不可能的,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罢了。
 
 
衷心欢迎文学爱好者朋友加入我创办的圈子——
 
 
 
 
长篇小说《本能》在我博客中连载的其它章节:
 
长篇小说《本能》在新浪读书频道连载网址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